BrooklynBabySSS

Chaos is a ladder.

国庆捏小人。捏个费渡渡。

翻了一堆尽量找了我心中觉得比较还原的捏出来吧…。那里面黑色的发型不要都太杀玛特噢能找到个不炸不乱翘不像个刺猬的发型真他妈不容易。

p3p4手里应该是有烟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软件里没配。抽死它。
实在找不猫只好让他抱个狗虽然我希望侧面你们看不出。
车也找不到。

以及这是个没有表情的费渡。最后一p就是好玩搞笑的。




还想捏顾大将军哇。

【叉冬】Wild and wet (性转!冬妞|pwp) #冬兵时期

#冬兵时期

#叉骨视角

通常来说winter很安静,这是作为她的管理员兼情人的rumlow长时间以来得出的结论,他在空闲的时候会用一种看猎物的眼神盯着这个士兵。解冻后的她只会僵硬地坐在一堆机器中的那张椅子上,任凭研究人员在她赤裸的身上捣鼓。即使液氮残留的温度让她冷得忍不住发颤,淡红的乳尖也被激得挺立起来。但她仍像个哑巴似的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是时不时用那双空洞的深灰绿色眼睛在rumlow身上稍做停留。那是西伯利亚被冰雪掩盖的林木毫无生机的颜色,但rumlow总觉得有一种蓝色的烟雾萦绕在其中,他不清楚原因或者这种认知只是他的错觉。此时的她不可能记得任何东西,按照道理。rumlow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该期待winter soldier出故障。这可能会给任务带来很大的麻烦,但是同时rumlow可以节省很多让她乖乖地被拐上床的时间。

这是特战队长所能想到的唯一理由。

—————————————————————
后面走微博。总觉得图片要被吞。……
https://m.weibo.cn/5494088736/4146859637290568

大概就是我所想的叉骨和冬兵的相处…感情之类吧。双方都没有箭头,叉骨对冬兵基本就是占有欲和一点点其他的感情吧。

只是个人想法。

【叉爹】一辆图车(重发)

P1给自己的车配个图。
P2大概就是Big daddy看上rumlow想抓他结果反被抓。
P3然后他们*了个爽。

我讨厌老福特。 
吞我还封我呸呸呸。

走微博。

https://m.weibo.cn/5494088736/4141691767687396

【叉爹】特殊照顾(oral job)

 #自行车


Rumlow把那个和自己长了张几乎毫无差异的脸的家伙捡回来得时候他像是被人浇了一身的血水,粘稠的腥气液体多半来自脸上肉眼可见的刀痕,现在勉强算凝住了停止流血。前特战队长蹲下身,皱着眉伸手拍打了几下佣兵的脸没有得到半点反应。那奄奄一息的惨状几乎让rumlow想到神盾局把一整栋楼砸到自己身上后的那段见鬼日子。

“操蛋的神盾局…操蛋的军队。”

嘴里恶骂着抓住那人脏兮兮的灰黑色短T前领把男人甩上自己左肩扛着,腹部撞上骨头也没有让他发出什么声音,又或许是直升机轰鸣的声音太大掩盖了。不管怎样rumlow估摸着他也已经算是个半死人了,咂咂嘴加快了脚下的动作走到直升机舱门口把肩上人摔进坐中,随手扯过一条毛巾擦拭作战手套上半干的血迹和沙尘,将额前搭下的几缕发丝撸至头后。扭头对着驾驶员说。

“回我的地方,我要好好处理下这个小鬼。”
——————————————————————









全文走微博。
https://m.weibo.cn/5494088736/4140373393298384





喜欢的话给我你的小心心吧宝贝。


Young Gods
#首招

当爱恋余光染上情色昏黄,深水炸弹和爱尔兰咖啡碰撞,起伏的人潮透出巴士底的声调高昂;当西西里奶酪卷变成了服务员的丰满臀部,黑加仑促成互相调情的鸳鸯;伊甸园终于失去它往昔的光彩,于是亚当和夏娃带走了神像,年轻的上帝们投奔于沉浮人海,看见幽暗酒吧里透出的微光,漂亮的脸蛋被健力士的锡纸皮子遮住,只能撕开来看见内侧的潮湿温黄——
“欢迎来到Young Gods,年轻的上帝——暂且把庸俗的无脑东西放开,把眼前的抓起来……”
苏打水兑伏尔加是最无趣的点单,我们只希望生活的铿锵;乐队在呐喊,歌颂沙发上的爱情重量。乐于想象,乐于疯狂,乐于将亲呢的腐烂,埋葬于外表的光亮。
“我想对你做,春天对樱桃树做的事。”
“……那就来吧。”
————————————————
宝贝儿们这里是Young Gods---
首先你得看一眼这个。
1.禁苏禁白禁韩。
2.禁组内撕逼。宝贝要是互相看上眼没事分的时候别闹的大家不愉快就成。
3.禁颜表黄豆。表情包请适量别人家一开屏被它们淹了。
4.不禁女皮。并没有仅限bl噢。全性向。
5.工作人员挂图群头自取。
6.进组有审。人设附100+自戏。
7.长弧请假。躺尸三个月的宝贝咱就得说再见了。
8.在这里你可以唠嗑可以撩也可以做完全套。其余还有些像是数字炸弹或者骰子的游戏想玩也没有问题。


职员:
乐队(主唱/吉他手/鼓手/钢琴演奏/小提琴演奏各一)
公关(3男3女)
调酒师(2男1女)
舞男舞女(各两名)

服务员(3男3女)

客人(不限)


Young Gods审核:210480571

P1群头之一。
P2帅气的店长。
P3仅有的一位调酒师。
不要问我副店去哪了。他忙着打炮码完群宣把自戏给忘了…。

我在Young Gods等着你们。

[冰与火之歌]Summer(Jojen reed/Bran stark)#甜

Summer

#Brojen#
#不讲道理甜甜甜#


"你是死了的。”
“是。”
Bran靠坐在水边鱼梁木的枝桠间俯头看向树下那个年长些的男孩。他的眼睛与生前无异,少见的绿色。有囊卷了千万轮转的深邃老成和捕猎者的敏锐。林间一如他们初次相遇时的阴郁,只是这次没有弓箭,没有三眼鸦。
透过迷雾Bran能看到对方窃走了漫长夏日里阳光的金色头发。它们仍是凌乱的,但不似jojen几乎作为他的导师那时被尘埃掩盖了光泽,自南方来的火灰连将至的凛冬也不能阻挡。更不似当他虚弱得几乎如冰锥般透明,最终葬身渡鸦之岭以外时毫无生机的冰冷颜色。是属于夏天的灿金,Bran曾拥有过。在Ned的头颅高悬于君临城上之前,在渡鸦的羽翅尚未被漫满血腥气的空气压得沉重之前。
风与声响一时缺席,回忆卷席了枝桠间,而树下的人只是等待。Jojen
并不十分清楚自己究竟在等待什么。他曾在千万个夜晚穿行在过去现在与未来的阴影中,看混乱与死亡的烈焰吞噬无数张陌生或是熟悉的面孔,尖叫、怒吼、哭泣亡灵般盘旋于他周身。在这一切之后,Jojen等到了面前的男孩。他生于夏天,但血液里流淌着的寒意与狼性使他带上严冬凛冽的气息,Jojen在他用弓箭指向自己心脏时便有所感觉。在后来现实的相处中Jojen也时不时能瞥见这个生为领主的男孩的强硬坚毅。一丝一丝地藏匿于稍长的发缕间;藏匿于黑曜石般的眼眸之后;藏匿于唇间,它们即使落上细小尘埃也有樱桃般的颜色。红润且饱满,Jojen知道它们是柔软的但不知是否会如樱桃般甜美。Jojen不曾尝试也不曾有过机会。他只是一路陪着他走至所见自己命运的终章。在离开灰水望前这个金发男孩便已知死亡会过早地亲吻自己,但他接受了。绿之视野不会出错,Jojen没有第二个选择。既然神灵为他铺设的道路如此,他只需走下去。
现在的状况是Jojen不曾预见的,但有些东西渐渐在他心中明晰起来。可是他并没有十足把握自己所想是否是真的。Jojen等待着,等待Bran打破沉寂,那个男孩也这么做了。
“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视野,Jojen?”
“你为什么想要我出现。”
这几乎是个肯定句,太过于狡猾了。Bran在心中抱怨到。他无法忽视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眸里囊括的是什么,他明白。是从Jojen说出“You”那时开始的还是在夜晚惊醒是总能看见对方关切的眼神时开始的,Bran记不清。他没由来地感到有些紧张,还有兴奋。血管在皮层之下加快了扩张与收缩的速度,Bran的微微用力抓紧了树枝。
“你知道答案。”
“也许。我并不确定它是否如我所想。”
Jojen注意到到树上黑发男孩胸膛的起伏相较一开始剧烈了些,于是微不可见地露出一抹微笑。他看着Bran熟练而敏捷地向下,来到自己面前。男孩一只手拉着最低的那根枝杈站立在盘曲交错的树根上前倾。Jojen看着他靠近,用双唇触碰了自己的。和预想中相同的柔软,但不温热。他用舌尖轻轻描摹Bran的唇线,尝到了寒冬的冰屑,封存着夏日野花几乎消散了的馥郁芳香和鱼梁木苦涩的味道。摩挲着颤抖着像是新生,带着喜悦与长久的渴望。那个生为领主的男孩垂下的眼睑轻颤,唇边溢出一声吟叹轻柔好似月鸟的歌声,拨乱关于他们一切的轨迹。
天旋地转间,神木林寂静。水上漫起了更浓些的水雾包裹住亲吻时的两人。等到Bran再次睁眼时,他已看不清Jojen的面孔。那双透绿的眼眸逐渐在雾气下模糊直至他再不能看见。
————————————————
Bran惊醒过来。
窗外仍是太阳初升时的昏暗青黑的边缘染着微光。这并不是并不是Bran第一次梦到那个灰水望的男孩或是在绿之视野中看见他,但从来没有哪一次如此真实。
但是说到底,也都是梦罢了。
Bran这么想重又闭上眼。梦中的场景在他眼前挥之不去。那个男孩绿色的眼眸,他的狡猾,他包含了太多的视线,他的吻…这些裹挟着过去记忆的片段一齐卷席着Bran。
“Jojen…”
“Calling for me?”
像是野火在Bean的世界引燃了狂喜,他几乎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睁眼坐起身。床边站立着一个半透明的身影。他噙着微笑看向生于夏天的男孩,一如最初的模样。
远处的天边,闪过一道绿光①。

Fin.

①加勒比海盗里,据说灵魂返回人间天边就会有绿光。日出之时。

这cp超好吃为什么这么冷。难过。

GOT还没补完,欢迎捉虫。

喜欢的话就给个小心心呗。










[Gramander]Off to the races(上)

说好的露背裙红唇和BJ。的上半部分。

取名废。正好想到打雷这首歌就用上了。
我效率真的好底啊..我认错。但是后天就要出去玩了..先放出来吧。
我想想的明明很辣的然而我并不觉得我写出来了。哭泣。
宝贝们轻拍???

正文:

"宝贝儿,知道自己有多漂亮么?um?”
Graves将手搭在自己有着像是被阳光染了色的成熟橘子颜色微卷头发的情人腰间,身子向前倾俯,平时线条冷峻的薄唇现在在英国人的耳廓旁勾起微笑的弧度,刻意压低的声线比平时的沉稳厚重多了几分沙哑。毫不意外地看到臂弯里的人蔓上淡淡绯红的脸颊。Newt飞快地瞥了Greves一眼又别过像是想要掩盖什么似的眨了眨。上了妆的睫毛长而翘,随着他的动作上下颤动,不自知地撩拨着身后的巫师。
Graves将目光后移,便能看到Newt线条优美的背沟。黑发的男人微微眯起眼想起,数不清多少个夜晚,自己的手从Newt的后颈一路缓慢向下抚过那片并不光滑的皮肤直到尾椎骨时对方甜蜜的颤栗。这么想着Gravrs不觉感到口中有些干燥,眼眸暗沉下来,但那不见底的黑海之下没人知道是不是在汹涌地翻滚着什么。
视线向下,两条有些松垮的细线交错在背上连住一直开露到腰际的裙子上端。向来是属于Slytherin的沉厚墨绿色丝缎,在晚会灯光下浮曜着密林中月光般暗沉惑人的光泽。那与Hufflepuff如鸟蛇鳞片般的蓝色虹膜闪烁着的光彩,那种溪边鸢尾花瓣尖露水折射的细碎阳光里灿烂与生命力,两者如此迥异,一起却又出奇得融洽。
墨绿裙子在腰处收紧,隐约勾勒出英国人翘圆的臀部,不常见日光而肤色较浅的背部被衬得白皙几分。上面交错的伤疤被Queenie坚持用魔法掩盖了,说一个姑娘不会背上满是伤疤。
很好,再加上那个红唇。我的小宝贝看上去真成个完美的漂亮姑娘了。
Graves喝下一口威士忌,烈性的液体仿佛火焰从喉口燃烧到腹部。热量随着酒精的摄入而透出,身体上升的温度让魔法部的男人有些不适地扯了扯领带。闭上眼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些。却在睁眼时直撞入那双专属于自己的漂亮眼眸里。
“Percy?你还好吗..?”
Graves在情人的眼中看到了疑惑,但更多的是关怀。就像神奇动物学家对待他箱子里的那些小宝贝们时那种像是棉花糖般的柔软。
但是,现在,这都不是Graves所关注的。他目之所及中,英国人涂上口红的双唇微张着。那是种过于惊艳的红色,黑发男人几乎怀疑那个总会不小心偷窥到别人脑子的金发姑娘是不是用魔法夺走午夜里凡尔赛玫瑰的颜色,然后抹在了Newt的唇上。Graves现在很想吻上那双唇,看心爱的情人被吻到瘫软在自己的臂弯中,非常想。
Oh..还有那段脖颈。魔法部的男人探出舌尖缓慢地扫过下唇,像是在回味什么。常年在野外被阳光照射也染上了那健康的色彩。不似姑娘的细腻与白嫩,但仍是令Graves着迷。他清晰得记得,自己用牙尖碾压、用双唇触碰那片柔软的皮肤时,橙黄色头发的甜心抓着他的衣服、头发或是肩膀,几乎是颤抖着声线叹慰般地呼出自己的名字。
他喜欢这个,绝对。
Graves这么想着几乎是自负地勾起嘴角。当然,微不可见的。
“Percy?”
不见他回答自己,Newt语气中又多了几分疑惑。Graves这才移开了凝在英国人身上的目光对上Newt。那黑曜石般的眼眸里危险地翻滚着一些熟悉的东西,那让美国人看上去像将醒的眠豹。Newt的肚子告诉他,这不太妙了。
“没什么..只是我感觉,糟糕透了...。”
Graves坏心眼地贴着有小雀斑男人的耳廓,让嘴唇随着自己说话时的开合摩挲着敏感的耳廓。以气音的方式用在床上讲情话时沙哑又甜蜜的声音撩拨穿着裙子的情人,并刻意在语调里加上无辜的味道。搭在腰间的手慢慢向下覆上被绿色绸缎包裹的臀部,手掌小幅度地揉压,使那部分的裙子显现出明暗阴影不自然的样子。 Newt觉得一股微小的 电流顺着他的脊柱而下集中在腰部,过分恰到好处地让他感到酥麻却不会轻叹出声,但男人手上的动作还是彻底让他红了脸。呼吸变急促少许,他的眼睛又开始盯着自己斜下前方的一块虚空好似那里有只神奇动物,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出阻止情人的话语。这些小动作都被奥罗看在眼里。满意于对方回予自己的反应,Graves有信心说如果现在吻Newt他是不会拒绝的。于是他揽着令自己怀中的人向楼梯走去。

TBC.

[Gramander]关于红唇 露背裙 BJ

不敢相信昨天睡前发的居然被吞了。认命,重发。

一个糟糕的想法..不知道有没有和别人的重过。
有newt皮愿意和我玩的小宝贝们戳进来?这儿正在磨jerry。


咳咳说正事。

好想看newt涂正红口红,穿赎罪里英伦玫瑰那种露背的墨绿色裙子和graves出席晚会。
晚会中graves被newt的样子撩的不行硬是把他拉到楼上的空客房。然后涂着口红的newt给他口,火红的嘴唇包着graves火热的..(你懂,怕吞我就不打了。)newt小天使被弄出眼泪那种。他们再接吻,厮摩,口红花了,两个人嘴上都是,同时newt被graves在腰间摩挲的动作撩得软掉。然后graves拍拍他的脸把俩人嘴上的口红擦掉,说。
“宝贝儿我们离开得够久了,该回去了。”
“不过你可以先期待着晚上回家后的事。”

就这样。
想看newt涂口红给graves做BJ。
想看newt穿那条美到爆炸的裙子。
想看graves上身衣冠整洁发型完美但裤链拉开嘴唇上蹭到newt的口红还一脸满足且不怀好意。

..我有罪。

大概周三周四考完开始动手?如果没有作业?

啊对了正在磨吸血鬼jerry。graves正经我大概是磨不成,但jerry我想可以?那么newt小天使们愿意和我玩的戳门牌:3078930018


祝我期末不炸的像个炸尾螺?只要前100。让我好好浪一寒假。

Bless me.

[Gramander]Lost stars.

[Gramander]Lost stars.



Newt小天使驱散Percy的噩梦。
拿捏的不好的话太太们轻拍?





那个总是穿着孔雀蓝大衣的年轻英国人抱着一怀逝去夏夜里掉落的星辰走过纽约十二月末漆黑的街角。淡蓝的冷光看起来有那么些柔软,像是杜戈尔预视未来时的眼睛的颜色,来自无尽的,茫远的域界。



那是个奇妙的地方,他扯出一抹小小的一如既往的腼腆微笑。在那里他曾见到星月迷途沉沦于蓝如鸟蛇美丽鳞片的静海之下,月痴兽在其中起舞;雷鸟掠过天空留下金色的痕迹与闪电;雪豹亲吻幼鹿相偎而眠于丛林深处。



英国人让护树罗锅打开窗户的锁,蹑手蹑脚地攀进一个不属于他的房间。将那些安静的光球倾倒于房间主人的枕边,俯下身靠近那张并不年轻但要命得有魅力的脸。他微凉的鼻尖摩挲过年长者的脸颊,嗅得到男人身上贯有的古龙水的味道,像是款冬和黑石榴再加上那么一点点火焰威士忌。轻轻将双唇覆在那人紧锁的眉间,含糊地低喃泛着苹果花香气的古老精灵的咒语,就像是安抚他箱子里的宝贝们一样。


谁会知道MACUSA的安全部长会做噩梦呢。



看着首席奥罗渐渐舒展开的眉头,有着可爱雀斑的年轻人伸手拭去他额角的少许汗珠。犹豫片刻,最终鼓起勇气在那视线总是不小心停留的唇上落下一个羽毛般轻柔的吻。被星光照亮的黑暗中,依稀看得见他蔓上绯红的脸颊和开合的嘴巴,微不可闻地在说些什么。



“愿你的梦里不再有Grindelwald,不再有那些糟糕的记忆。黑暗会被照亮,迷途的都会找到归属。”



“And...I like you,Mr.Gr..,oh no,Percival.”

"Really.”



End.


两人的各种第一次 4  HPAU

第一次做爱(完整) NC-17



小飞--Kevin



每个人都在跳舞,脱下校服换上各种华美的礼服,男孩们的手搭在女孩们纤细的腰肢上。除了一个Slytherin和一个Gryffindor。



Bobby手中拿着一支香槟坐靠在沙发上双目有些失神,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好看的嘴唇微微张开沾上酒水后湿漉漉的,可以从双唇的缝隙间看到柔软的舌。而他领口上的扣子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两个,向胸膛下引申出一片引人遐圞想的阴影。礼堂中漂浮的成千上万的蜡烛映在他杏仁形状的好看眼眸中像是一片绰约渺远的星河。



这些都被在一旁靠着大厅柱子的Kevin尽收眼底,他知道自己看了那家伙很久,但是他收不回视线。喝下的火焰威士忌将他头脑烧的发热,没有多想就坐过去坐到了Bobby旁边。感到沙发的下陷Bobby转头看去,居然是Kevin lee那个小混蛋。



“哟怎么,被你的小团体和给抛弃了。”



Kevin没有回答,昏暗不明的视线停驻在那双开合的(诱圞人)嘴唇上。再给自己灌下一口加了冰块的火焰威士忌,伸手搂过Gryffindor的脖子对准那双唇覆圞了上去。毫不费力地将酒送进对方的口腔中,舌头全无障碍地缠圞住了Gryffindor的。



Bobby终于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挣扎着想要推开他并咬他一口。Kevin压上去,很快地用另一只手捏圞住Gryffindor的下颚强圞迫他仰起头张开嘴接受自己的掠圞夺。坏心眼地用舌尖舔圞扫过对方的下唇并重重吮圞吸了一下,再卷住那躲避的软舌,将烈性的酒水在狭小的空间中搅圞动。酒精与亲圞吻带来的酥圞麻感顺着神经不断传到Bobby的大脑。他眼前一片混乱,浮动蜡烛的金色和几乎占据所有视野的银白模糊了边界,像是一幅融化了的油画。溢出的威士忌从他嘴角流下顺着脖颈描圞摹出火圞辣的线条。



“uh…”



Kevin注意到身下人靠着沙发的身子变得越来越软,因为缺氧更加无法聚焦的双眼,还有那被堵在口中的无意识呜圞咽。眼神不由得暗了下来,火焰威士忌的热度逐渐向小腹下聚集。





[Holy shit,我想操圞他。]



Kevin离开Bobby的嘴唇,搂圞住他脖子的手转去托住对方的下身。使劲一提将Gryffindor抱了起来。Bobby终于获得氧气后胸膛迅速地起伏着,抬手刚想忘人脸上抡一拳背后突然空了后仰带来的失重感使他一吓急忙伸手搂圞住了对方的脖颈。



“Shit!你该死的干…uhhh…!”



Kevin隔着布料揉圞捏着臂弯中人的胯圞下。听到他一下拔高的颤圞抖声音,嘴角勾起一抹带着些许痞气却让人心跳一下乱了节奏的笑容。Bobby将头埋在Slytherin的颈窝处努力抑圞制要溢圞出口的低圞吟,泛红的耳尖不时轻蹭着他的脸颊。Kevin微微侧过头含住那耳廓,高温的气息撩圞拨着耳后那块敏圞感的皮肤。他伸出卷过柔圞软的耳垂然后用牙尖不轻不重地厮圞磨。作为回报的是Gryffindor立刻紊圞乱的抽圞吸声。



“Fu…Fuck…”



好笑的听着他有气无力的咒骂,Kevin用嘴唇摩圞挲着Bobby的耳廓,因染上了性圞欲而变的喑哑低沉的声音传入怀中人的耳内,像是一束电流从耳边顺着脊梁而下直到尾圞椎酥圞麻了他整个人。



“Yeah…I'm gonna fuck you…”



话间,Kevin打开了Slytherin宿舍的门并利索地锁上。然后抱着Bobby摔到床上再次给了他一个几近窒圞息的吻,然后极富侵圞略圞性地撕圞咬着Bobby湿圞润的耳垂。





“Right here.”



火圞热的嘴唇从一路向下,在脖颈处留圞恋摩圞挲。Bobby不让人省心的双手被按在头顶。Kevin用一条银白的绸缎捆圞住了它们,然后用手卡圞住Gryffindor的下颚迫圞使他的脖颈显现出诱圞人的线条,毫不犹豫地咬圞住身下人凸起的喉结用舌头舔圞弄直至留下绯圞红的印圞记。同时一手解开Bobby衬衫的

纽扣,一副没有多少肌肉但线条火圞辣且不乏力量的身圞体展现在了Kevin眼前。



他再次俯下身用舌头揉圞捻着Gryffindor暴圞露在空气中的乳圞尖,一只手轻轻覆在对方背后挑圞逗圞性地从肩胛骨到腰圞际若有若无用指尖抚圞过。Bobby抬高了腰部想要躲避却无用,反倒把胸圞部更加送了Slytherin的口中,Kevin在心底坏笑着吮圞吸了口中的小东西。



“Ahh!…”



Bobby毫无准备,没能抑圞制住的呻圞吟就滑落到了空中。他抬起腿想要踹身上人却被对方一把抓住褪圞下了裤子。下圞身一凉的感觉使他不由得紧张起来。



“该死的Slytherin你给我滚下去如果你敢做你以后就完了!”



“闭嘴蠢狮子不然我就直接操圞进圞来。”



Kevin面色不改地说着,食指勾圞住Bobby白色内圞裤的边缘。看到里面包圞裹的已经显现出形状的勃圞起,俯下身用湿圞软的嘴唇内侧从下至顶圞端摩圞挲而过,带给身下人一阵颤圞抖,然后将白色的内裤扯圞下褪圞到Gryffindor的脚圞踝处晃晃悠悠地挂着。



Slytherin嘴里咕哝了一道咒语,一个小盒飞到了他的手里。他打开盒子在指尖抹上些里面的膏圞体缓缓将一根手指推圞进那微圞合的入圞口,冰凉的触圞感使Bobby本能地绷圞紧了括圞约圞肌。



“damn,你他妈拿出去…”



“你知道这不可能。”



Kevin抬圞起Gryffindor的左腿在内圞侧落下一串细碎的吻,手下皮肤的触感使他流圞连不已。感觉到对方渐渐放松了些,他将那根手指继续推圞进直至没圞入。火圞热湿圞软的内圞壁包圞裹着他的手指,Kevin几乎能想象出等会他真正进圞入时会是怎样的极圞致感圞觉。他轻轻旋圞转,抽圞送手指。Bobby为这带来的不适和异圞样的酥圞麻感小幅度地扭圞动着腰圞身,被绑圞住的手腕处隐隐发红。



Kevin逐渐增加扩圞张的手指,到三根都能顺利进圞出时Bobby早已控圞制不住口中的呻圞吟,细密的汗水顺着身圞体的线条情圞色地流过。



[看起来该死的性圞感…]



Kevin抽圞出手指解圞开裤子的拉链。金属的声音清楚的传入Bobby耳中,他不得不承认他心中除了恼火还有一丝慌乱。



“妈的Kevin lee你个混蛋他妈放开我不然我…uh-huhh!”

“不然怎样?hum?说啊。”



就在Bobby想要放狠话威胁Kevin将手上润圞滑的液体抹在了自己的性圞器上,在入口处磨蹭了一会后一个顶圞跨直接挺了进圞去。温圞热柔圞软的紧圞致内圞壁几乎让他轻叹出声。Bobby因为突然的进入疼的眼角发红,胸膛急圞剧地上下起伏,拔高了音调的呻圞吟倒是很大程度地满圞足了银发Slytherin的某种欲圞望。



Kevin扣圞住Bobby的腰开始小幅度地挺圞动,很快就深圞入了大半。他调整着角度和深浅,挂在他臂弯上的腿微微地颤圞栗着,Kevin落下一个安慰性的吻将Bobby的两条腿都环圞在自己的腰上。低头看向身下人,Gryffindor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视线迷离,被吻圞得充血的嘴唇开圞合以满足对氧气的需要,同时还漏出些与喘圞息声混合的呻圞吟和模糊不清的脏话。



在Bobby如同触圞电一般颤圞抖着叫出声,腰部无意识得挺圞扭,双腿在Slytherin的腰侧摩圞挲时,Kevin知道自己找到了。于是他的动作开始变的粗圞暴起来,几乎每一次都整圞根得拔圞出再整圞根没圞入,准确无误地撞上Bobby的前圞列圞腺。



“Fu…uhhh--Fuck…Ah!”

“humm--sto…stop,um--.”



Kevin听见Bobby的破碎声音后一个突然用力的顶圞跨,听到身下人的叫声瞬间破音,呼吸急促的像是一条失水的鱼。强圞烈的快圞感侵圞占了Bobby的大脑,他无意识地用双腿交圞叉缠圞住了Kevin精圞壮的腰圞身。Slytherin没有错过他的这个小动作,俯身凑到Gryffindor的耳边用沙哑性圞感的声音说道。



“不,你喜欢这个。是不是?hum?”



Bobby侧过头想要躲避那狡诘的话语却将侧颈留给Kevin,他用牙尖抵住青色的动脉,如同真正的野圞兽一般带给Gryffindor强圞烈的压迫感。Bobby呜圞咽着,却在下一秒喉间又只剩下喘圞息与呻圞吟。潮水般的快感几乎要淹没他,从脖颈到尾圞椎他整个身子都变得软的不像话。一直没有被照顾的小兄弟硬圞挺着,只有偶尔在Kevin的腹部摩圞擦过获得细微的快圞感。火圞热紧圞致的内圞壁使Kevin越来越加快了速度与力道。



在脑子像磕圞了药后一般混乱时Bobby被操圞射了出来,半白半透明的粘圞稠液体喷圞洒在了Slytherin的小腹上。内圞壁下意识得绞圞紧,使Kevin几乎抑圞制不住喉间的低圞喘,再抽圞送了几下后他也缴了械。温圞热的液体刺圞激着内圞里又是一下紧圞缩。



Bobby的呼吸终于平复些后他发现Kevin并没有拔圞出埋圞在自己体圞内的灼圞热。他有些推拒地踢了踢Slytherin的胯圞骨换来对方在他脖圞颈处的一下响亮吮圞吸。



Kevin抬起头对上Bobby不明所以的眼眸,勾出抹痞笑。



“The night is still young...my boy.”



Fin.



第四遍重发。

没事,我很耐心。

你删我继续发。跟你秏一学期。

愚蠢的中庭人。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