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mer

少年人善说谎话。

心上人是只小老虎


男孩咧嘴笑起来会露出一颗尖尖的小虎牙。眼睛成了一小弯,里面存着夏夜里见着的烟火。

甜滋滋的像是草莓味的汽水糖又携着点海风咸咸的味道。

用手去揉一把他凌乱蓬松的发丝会发现被悄悄藏起来的小秘密。毛绒绒圆溜溜的两个小老虎耳朵在你手心里显示存在感似地扇了扇,细软的毛挠痒痒地在了心尖儿上。

这时候他会突然凑近了,鼻间呼出的气温热得有点灼人。右边嘴角上扬得有点坏,一个苹果压下枝桠的弧度,别人都学不来。话语间还携着少年人的小得意,身后的细长的条纹尾巴都要打着圈儿晃起来了。

“好玩吧———”
“这可只给你一个人摸啊。”




我爱他的虎牙。
毫无抵抗力。

【许墨/你】午休场加长林肯 ​(车)

开车3000+
实验室+跪下口活+道具play+侧入

要给许先生生小狐狸么?

就是之前那个车的脑洞要2的最多我就先写了2。

肝到凌晨精尽人亡。

走微博链接
https://m.weibo.cn/5494088736/4190879600459603
这个链死了就走评论。

可能会和原形象有出入吧。更衣冠禽兽????
肯定有错别字。


想要评论想要评论。嘴儿口你们。

【叉冬】Wild and wet (性转!冬妞|pwp) #冬兵时期

#冬兵时期

#叉骨视角

通常来说winter很安静,这是作为她的管理员兼情人的rumlow长时间以来得出的结论,他在空闲的时候会用一种看猎物的眼神盯着这个士兵。解冻后的她只会僵硬地坐在一堆机器中的那张椅子上,任凭研究人员在她赤裸的身上捣鼓。即使液氮残留的温度让她冷得忍不住发颤,淡红的乳尖也被激得挺立起来。但她仍像个哑巴似的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是时不时用那双空洞的深灰绿色眼睛在rumlow身上稍做停留。那是西伯利亚被冰雪掩盖的林木毫无生机的颜色,但rumlow总觉得有一种蓝色的烟雾萦绕在其中,他不清楚原因或者这种认知只是他的错觉。此时的她不可能记得任何东西,按照道理。rumlow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该期待winter soldier出故障。这可能会给任务带来很大的麻烦,但是同时rumlow可以节省很多让她乖乖地被拐上床的时间。

这是特战队长所能想到的唯一理由。

—————————————————————
后面走微博。总觉得图片要被吞。……
https://m.weibo.cn/5494088736/4146859637290568

大概就是我所想的叉骨和冬兵的相处…感情之类吧。双方都没有箭头,叉骨对冬兵基本就是占有欲和一点点其他的感情吧。

只是个人想法。

【叉爹】一辆图车(重发)

P1给自己的车配个图。
P2大概就是Big daddy看上rumlow想抓他结果反被抓。
P3然后他们*了个爽。

我讨厌老福特。 
吞我还封我呸呸呸。

走微博。

https://m.weibo.cn/5494088736/4141691767687396

【叉爹】特殊照顾(oral job)

 #自行车


Rumlow把那个和自己长了张几乎毫无差异的脸的家伙捡回来得时候他像是被人浇了一身的血水,粘稠的腥气液体多半来自脸上肉眼可见的刀痕,现在勉强算凝住了停止流血。前特战队长蹲下身,皱着眉伸手拍打了几下佣兵的脸没有得到半点反应。那奄奄一息的惨状几乎让rumlow想到神盾局把一整栋楼砸到自己身上后的那段见鬼日子。

“操蛋的神盾局…操蛋的军队。”

嘴里恶骂着抓住那人脏兮兮的灰黑色短T前领把男人甩上自己左肩扛着,腹部撞上骨头也没有让他发出什么声音,又或许是直升机轰鸣的声音太大掩盖了。不管怎样rumlow估摸着他也已经算是个半死人了,咂咂嘴加快了脚下的动作走到直升机舱门口把肩上人摔进坐中,随手扯过一条毛巾擦拭作战手套上半干的血迹和沙尘,将额前搭下的几缕发丝撸至头后。扭头对着驾驶员说。

“回我的地方,我要好好处理下这个小鬼。”
——————————————————————









全文走微博。
https://m.weibo.cn/5494088736/4140373393298384





喜欢的话给我你的小心心吧宝贝。


[冰与火之歌]Summer(Jojen reed/Bran stark)#甜

Summer

#Brojen#
#不讲道理甜甜甜#


"你是死了的。”
“是。”
Bran靠坐在水边鱼梁木的枝桠间俯头看向树下那个年长些的男孩。他的眼睛与生前无异,少见的绿色。有囊卷了千万轮转的深邃老成和捕猎者的敏锐。林间一如他们初次相遇时的阴郁,只是这次没有弓箭,没有三眼鸦。
透过迷雾Bran能看到对方窃走了漫长夏日里阳光的金色头发。它们仍是凌乱的,但不似jojen几乎作为他的导师那时被尘埃掩盖了光泽,自南方来的火灰连将至的凛冬也不能阻挡。更不似当他虚弱得几乎如冰锥般透明,最终葬身渡鸦之岭以外时毫无生机的冰冷颜色。是属于夏天的灿金,Bran曾拥有过。在Ned的头颅高悬于君临城上之前,在渡鸦的羽翅尚未被漫满血腥气的空气压得沉重之前。
风与声响一时缺席,回忆卷席了枝桠间,而树下的人只是等待。Jojen
并不十分清楚自己究竟在等待什么。他曾在千万个夜晚穿行在过去现在与未来的阴影中,看混乱与死亡的烈焰吞噬无数张陌生或是熟悉的面孔,尖叫、怒吼、哭泣亡灵般盘旋于他周身。在这一切之后,Jojen等到了面前的男孩。他生于夏天,但血液里流淌着的寒意与狼性使他带上严冬凛冽的气息,Jojen在他用弓箭指向自己心脏时便有所感觉。在后来现实的相处中Jojen也时不时能瞥见这个生为领主的男孩的强硬坚毅。一丝一丝地藏匿于稍长的发缕间;藏匿于黑曜石般的眼眸之后;藏匿于唇间,它们即使落上细小尘埃也有樱桃般的颜色。红润且饱满,Jojen知道它们是柔软的但不知是否会如樱桃般甜美。Jojen不曾尝试也不曾有过机会。他只是一路陪着他走至所见自己命运的终章。在离开灰水望前这个金发男孩便已知死亡会过早地亲吻自己,但他接受了。绿之视野不会出错,Jojen没有第二个选择。既然神灵为他铺设的道路如此,他只需走下去。
现在的状况是Jojen不曾预见的,但有些东西渐渐在他心中明晰起来。可是他并没有十足把握自己所想是否是真的。Jojen等待着,等待Bran打破沉寂,那个男孩也这么做了。
“你为什么出现在我的视野,Jojen?”
“你为什么想要我出现。”
这几乎是个肯定句,太过于狡猾了。Bran在心中抱怨到。他无法忽视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眸里囊括的是什么,他明白。是从Jojen说出“You”那时开始的还是在夜晚惊醒是总能看见对方关切的眼神时开始的,Bran记不清。他没由来地感到有些紧张,还有兴奋。血管在皮层之下加快了扩张与收缩的速度,Bran的微微用力抓紧了树枝。
“你知道答案。”
“也许。我并不确定它是否如我所想。”
Jojen注意到到树上黑发男孩胸膛的起伏相较一开始剧烈了些,于是微不可见地露出一抹微笑。他看着Bran熟练而敏捷地向下,来到自己面前。男孩一只手拉着最低的那根枝杈站立在盘曲交错的树根上前倾。Jojen看着他靠近,用双唇触碰了自己的。和预想中相同的柔软,但不温热。他用舌尖轻轻描摹Bran的唇线,尝到了寒冬的冰屑,封存着夏日野花几乎消散了的馥郁芳香和鱼梁木苦涩的味道。摩挲着颤抖着像是新生,带着喜悦与长久的渴望。那个生为领主的男孩垂下的眼睑轻颤,唇边溢出一声吟叹轻柔好似月鸟的歌声,拨乱关于他们一切的轨迹。
天旋地转间,神木林寂静。水上漫起了更浓些的水雾包裹住亲吻时的两人。等到Bran再次睁眼时,他已看不清Jojen的面孔。那双透绿的眼眸逐渐在雾气下模糊直至他再不能看见。
————————————————
Bran惊醒过来。
窗外仍是太阳初升时的昏暗青黑的边缘染着微光。这并不是并不是Bran第一次梦到那个灰水望的男孩或是在绿之视野中看见他,但从来没有哪一次如此真实。
但是说到底,也都是梦罢了。
Bran这么想重又闭上眼。梦中的场景在他眼前挥之不去。那个男孩绿色的眼眸,他的狡猾,他包含了太多的视线,他的吻…这些裹挟着过去记忆的片段一齐卷席着Bran。
“Jojen…”
“Calling for me?”
像是野火在Bean的世界引燃了狂喜,他几乎在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睁眼坐起身。床边站立着一个半透明的身影。他噙着微笑看向生于夏天的男孩,一如最初的模样。
远处的天边,闪过一道绿光①。

Fin.

①加勒比海盗里,据说灵魂返回人间天边就会有绿光。日出之时。

这cp超好吃为什么这么冷。难过。

GOT还没补完,欢迎捉虫。

喜欢的话就给个小心心呗。










[Gramander]Off to the races(上)

说好的露背裙红唇和BJ。的上半部分。

取名废。正好想到打雷这首歌就用上了。
我效率真的好底啊..我认错。但是后天就要出去玩了..先放出来吧。
我想想的明明很辣的然而我并不觉得我写出来了。哭泣。
宝贝们轻拍???

正文:

"宝贝儿,知道自己有多漂亮么?um?”
Graves将手搭在自己有着像是被阳光染了色的成熟橘子颜色微卷头发的情人腰间,身子向前倾俯,平时线条冷峻的薄唇现在在英国人的耳廓旁勾起微笑的弧度,刻意压低的声线比平时的沉稳厚重多了几分沙哑。毫不意外地看到臂弯里的人蔓上淡淡绯红的脸颊。Newt飞快地瞥了Greves一眼又别过像是想要掩盖什么似的眨了眨。上了妆的睫毛长而翘,随着他的动作上下颤动,不自知地撩拨着身后的巫师。
Graves将目光后移,便能看到Newt线条优美的背沟。黑发的男人微微眯起眼想起,数不清多少个夜晚,自己的手从Newt的后颈一路缓慢向下抚过那片并不光滑的皮肤直到尾椎骨时对方甜蜜的颤栗。这么想着Gravrs不觉感到口中有些干燥,眼眸暗沉下来,但那不见底的黑海之下没人知道是不是在汹涌地翻滚着什么。
视线向下,两条有些松垮的细线交错在背上连住一直开露到腰际的裙子上端。向来是属于Slytherin的沉厚墨绿色丝缎,在晚会灯光下浮曜着密林中月光般暗沉惑人的光泽。那与Hufflepuff如鸟蛇鳞片般的蓝色虹膜闪烁着的光彩,那种溪边鸢尾花瓣尖露水折射的细碎阳光里灿烂与生命力,两者如此迥异,一起却又出奇得融洽。
墨绿裙子在腰处收紧,隐约勾勒出英国人翘圆的臀部,不常见日光而肤色较浅的背部被衬得白皙几分。上面交错的伤疤被Queenie坚持用魔法掩盖了,说一个姑娘不会背上满是伤疤。
很好,再加上那个红唇。我的小宝贝看上去真成个完美的漂亮姑娘了。
Graves喝下一口威士忌,烈性的液体仿佛火焰从喉口燃烧到腹部。热量随着酒精的摄入而透出,身体上升的温度让魔法部的男人有些不适地扯了扯领带。闭上眼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些。却在睁眼时直撞入那双专属于自己的漂亮眼眸里。
“Percy?你还好吗..?”
Graves在情人的眼中看到了疑惑,但更多的是关怀。就像神奇动物学家对待他箱子里的那些小宝贝们时那种像是棉花糖般的柔软。
但是,现在,这都不是Graves所关注的。他目之所及中,英国人涂上口红的双唇微张着。那是种过于惊艳的红色,黑发男人几乎怀疑那个总会不小心偷窥到别人脑子的金发姑娘是不是用魔法夺走午夜里凡尔赛玫瑰的颜色,然后抹在了Newt的唇上。Graves现在很想吻上那双唇,看心爱的情人被吻到瘫软在自己的臂弯中,非常想。
Oh..还有那段脖颈。魔法部的男人探出舌尖缓慢地扫过下唇,像是在回味什么。常年在野外被阳光照射也染上了那健康的色彩。不似姑娘的细腻与白嫩,但仍是令Graves着迷。他清晰得记得,自己用牙尖碾压、用双唇触碰那片柔软的皮肤时,橙黄色头发的甜心抓着他的衣服、头发或是肩膀,几乎是颤抖着声线叹慰般地呼出自己的名字。
他喜欢这个,绝对。
Graves这么想着几乎是自负地勾起嘴角。当然,微不可见的。
“Percy?”
不见他回答自己,Newt语气中又多了几分疑惑。Graves这才移开了凝在英国人身上的目光对上Newt。那黑曜石般的眼眸里危险地翻滚着一些熟悉的东西,那让美国人看上去像将醒的眠豹。Newt的肚子告诉他,这不太妙了。
“没什么..只是我感觉,糟糕透了...。”
Graves坏心眼地贴着有小雀斑男人的耳廓,让嘴唇随着自己说话时的开合摩挲着敏感的耳廓。以气音的方式用在床上讲情话时沙哑又甜蜜的声音撩拨穿着裙子的情人,并刻意在语调里加上无辜的味道。搭在腰间的手慢慢向下覆上被绿色绸缎包裹的臀部,手掌小幅度地揉压,使那部分的裙子显现出明暗阴影不自然的样子。 Newt觉得一股微小的 电流顺着他的脊柱而下集中在腰部,过分恰到好处地让他感到酥麻却不会轻叹出声,但男人手上的动作还是彻底让他红了脸。呼吸变急促少许,他的眼睛又开始盯着自己斜下前方的一块虚空好似那里有只神奇动物,嘴巴张了张却没有说出阻止情人的话语。这些小动作都被奥罗看在眼里。满意于对方回予自己的反应,Graves有信心说如果现在吻Newt他是不会拒绝的。于是他揽着令自己怀中的人向楼梯走去。

TBC.

[Gramander]Lost stars.

[Gramander]Lost stars.



Newt小天使驱散Percy的噩梦。
拿捏的不好的话太太们轻拍?





那个总是穿着孔雀蓝大衣的年轻英国人抱着一怀逝去夏夜里掉落的星辰走过纽约十二月末漆黑的街角。淡蓝的冷光看起来有那么些柔软,像是杜戈尔预视未来时的眼睛的颜色,来自无尽的,茫远的域界。



那是个奇妙的地方,他扯出一抹小小的一如既往的腼腆微笑。在那里他曾见到星月迷途沉沦于蓝如鸟蛇美丽鳞片的静海之下,月痴兽在其中起舞;雷鸟掠过天空留下金色的痕迹与闪电;雪豹亲吻幼鹿相偎而眠于丛林深处。



英国人让护树罗锅打开窗户的锁,蹑手蹑脚地攀进一个不属于他的房间。将那些安静的光球倾倒于房间主人的枕边,俯下身靠近那张并不年轻但要命得有魅力的脸。他微凉的鼻尖摩挲过年长者的脸颊,嗅得到男人身上贯有的古龙水的味道,像是款冬和黑石榴再加上那么一点点火焰威士忌。轻轻将双唇覆在那人紧锁的眉间,含糊地低喃泛着苹果花香气的古老精灵的咒语,就像是安抚他箱子里的宝贝们一样。


谁会知道MACUSA的安全部长会做噩梦呢。



看着首席奥罗渐渐舒展开的眉头,有着可爱雀斑的年轻人伸手拭去他额角的少许汗珠。犹豫片刻,最终鼓起勇气在那视线总是不小心停留的唇上落下一个羽毛般轻柔的吻。被星光照亮的黑暗中,依稀看得见他蔓上绯红的脸颊和开合的嘴巴,微不可闻地在说些什么。



“愿你的梦里不再有Grindelwald,不再有那些糟糕的记忆。黑暗会被照亮,迷途的都会找到归属。”



“And...I like you,Mr.Gr..,oh no,Percival.”

"Really.”



End.